为甚酥啊

第一句台词是哎哟我的天

都说啦是脑洞。

睡不着。
就突然开个脑洞。
ooc。

一年之后我选了一个细雨蒙蒙的日子专程跑过来看他,原还想着腐朽的刻字、斑驳的石碑这样诗意的景象,到了地方才后知后觉当时给他安置时光秃秃一块石头往地里一插就算完事了。

雨里头还夹着风,扑到脸上一片冰凉。我在口袋里摸索,掏出了打火机和烟盒,装模作样地咬了一根却不点火。这倒的确是一大遗憾,我不会抽烟。

“这一年——就挑现在来说吧,我还在外面四处谋生呢。果然还是女老板温柔些,我因为打碎盘子,砸碎酒杯,与顾客斗殴这样的事情被开除过好多次啦。”烟草丝隔的味道着纸卷直往鼻尖蹿,我还想再说些什么,看了看灰白的墓碑,甚至是沉默寡言的墓碑,突然就想起他在自己面前夹着烟的模样,烟雾缕缕,他大多时候是不看我的,只喊我的名字。

“太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