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甚酥啊

第一句台词是哎哟我的天

存个片段。

乱中乱。
ooc
我太喜欢这种感觉了。

江户川就坐在水边的石阶上,把裤腿刷得老高,哗啦啦带起一阵水花,他抬头数星星,一颗两颗,还有月亮,可是月亮只有一个,他摇摇头便又去数星星。忽然他觉得脸上一冰,转过来看见的是中原中也的脸,依旧是那顶和黑色融为一体的帽子,江户川接过中原手中的冰镇饮料,在闷热的夏日里这是最完美的礼物。
仰头喝了一口,是橙汁,冰冰凉凉的液体让江户川眯着眼笑了笑,因为他的确不爱喝碳酸饮料。中原挨着他坐下来,也学着江户川的模样看星星。
七月的晚上没有风啊,除了昆虫的鸣叫就是偶尔经过的游人的交谈声。江户川把易拉罐放在沙地里,借着五米开外的灯光看中原的侧脸,帽子稳稳当当地盖在头上,额前的发扫过眼睫,蓝色作底的眼睛里铺得是黑夜的星子,明明灭灭,江户川觉得看的头晕,一时间脑子里昏昏沉沉。
“你在看什么?”中原注意到江户川的视线问道。
“你怎么没戴那顶帽子?”这是答非所问。
江户川指的是他们俩上次一起去买的那顶棒球帽,上面的英文字母写得张扬。
“帽子,拿去洗了。”这是胡说八道。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