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甚酥啊

第一句台词是哎哟我的天

存个片段。

乱中乱。
ooc


他没戴眼镜,只是坐在那边觑着我,明明是该小心翼翼的动作,眼里亮闪闪的光却怎么也盖不住,衬着头顶明晃晃的吊灯,看的久了竟还晕开一圈金色的涟漪,漾着笑意。
被人盯着时间长了脸上温度也跟着起来了,踌躇了半分钟后转过身收住游离的不着边际的胡思乱想,刚抵着舌尖发出了一句“啧”却看见坐在对面的人笑起来。
撑在在大理石桌面上的胳膊肘因为笑得发颤的双肩而不住打滑,棕色的贝雷帽倒是十分安稳,我们中间隔着三个黑乎乎的高脚凳,还有灯光火影和光怪陆离,或许还有横滨六月燥热的街道,但他笑的模样真切地就像在自己跟前,毫无顾忌的,掩了满室的嘈杂和喧嚣,就剩下那张笑脸。
他开口:“中原中也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