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甚酥啊

第一句台词是哎哟我的天

一句迟来的话

昨日风再起时,依旧为你钟情,年复年。

回头,眨眼,虎牙。我需要急救,心脏骤停。

剑圣大大

黄少天生日快乐♡

都说啦是脑洞。

睡不着。
就突然开个脑洞。
ooc。

一年之后我选了一个细雨蒙蒙的日子专程跑过来看他,原还想着腐朽的刻字、斑驳的石碑这样诗意的景象,到了地方才后知后觉当时给他安置时光秃秃一块石头往地里一插就算完事了。

雨里头还夹着风,扑到脸上一片冰凉。我在口袋里摸索,掏出了打火机和烟盒,装模作样地咬了一根却不点火。这倒的确是一大遗憾,我不会抽烟。

“这一年——就挑现在来说吧,我还在外面四处谋生呢。果然还是女老板温柔些,我因为打碎盘子,砸碎酒杯,与顾客斗殴这样的事情被开除过好多次啦。”烟草丝隔的味道着纸卷直往鼻尖蹿,我还想再说些什么,看了看灰白的墓碑,甚至是沉默寡言的墓碑,突然就想起他在自己面前夹着烟的模样,烟雾缕缕,他大多时候是不看我的,只喊我的名字。

“太宰。”

存个片段。

乱中乱。
ooc
我太喜欢这种感觉了。

江户川就坐在水边的石阶上,把裤腿刷得老高,哗啦啦带起一阵水花,他抬头数星星,一颗两颗,还有月亮,可是月亮只有一个,他摇摇头便又去数星星。忽然他觉得脸上一冰,转过来看见的是中原中也的脸,依旧是那顶和黑色融为一体的帽子,江户川接过中原手中的冰镇饮料,在闷热的夏日里这是最完美的礼物。
仰头喝了一口,是橙汁,冰冰凉凉的液体让江户川眯着眼笑了笑,因为他的确不爱喝碳酸饮料。中原挨着他坐下来,也学着江户川的模样看星星。
七月的晚上没有风啊,除了昆虫的鸣叫就是偶尔经过的游人的交谈声。江户川把易拉罐放在沙地里,借着五米开外的灯光看中原的侧脸,帽子稳稳当当地盖在头上,额前的发扫过眼睫,蓝色作底的眼睛里铺得是黑夜的星子,明明灭灭,江户川觉得看的头晕,一时间脑子里昏昏沉沉。
“你在看什么?”中原注意到江户川的视线问道。
“你怎么没戴那顶帽子?”这是答非所问。
江户川指的是他们俩上次一起去买的那顶棒球帽,上面的英文字母写得张扬。
“帽子,拿去洗了。”这是胡说八道。

存个片段。

乱中乱。
ooc


他没戴眼镜,只是坐在那边觑着我,明明是该小心翼翼的动作,眼里亮闪闪的光却怎么也盖不住,衬着头顶明晃晃的吊灯,看的久了竟还晕开一圈金色的涟漪,漾着笑意。
被人盯着时间长了脸上温度也跟着起来了,踌躇了半分钟后转过身收住游离的不着边际的胡思乱想,刚抵着舌尖发出了一句“啧”却看见坐在对面的人笑起来。
撑在在大理石桌面上的胳膊肘因为笑得发颤的双肩而不住打滑,棕色的贝雷帽倒是十分安稳,我们中间隔着三个黑乎乎的高脚凳,还有灯光火影和光怪陆离,或许还有横滨六月燥热的街道,但他笑的模样真切地就像在自己跟前,毫无顾忌的,掩了满室的嘈杂和喧嚣,就剩下那张笑脸。
他开口:“中原中也呀。”